有限与无限:陈文令当代艺术展

2018年12月04日

活动须知

时间:2018年10月4日-2019年1月3日

地点:厦门市翔安澳头超旷美术馆、科考码头

票价:免费

活动详情

“回家”的路有多漫长?于陈文令而言,是17年。

厦门是他真正意义上的第二故乡,他在这里整整生活了18个年头,从少年到厦门求学到“小红人”在中国艺术界破土而出。而后,为了追求更远大的艺术之梦,他毅然北上求索,这近20年来,他走过了世界上许多国家,如今,圈内常把陈文令与蔡国强、黄永砯、邱志杰等等并提为杰出闽南华人艺术家。然而,他仍执意要“回家”,他自述,不懂“回家”的远行终究只是一段没有归属的流浪。 

于是,精心筹备一年之久,陈文令迄今为止规模最大、内容最丰富的一次综合性艺术个展,“有限与无限——陈文令当代艺术展” ,10月4日,就要在厦门翔安澳头渔港盛大开幕了!数百件庞大体量,囊括50余件雕塑和装置、200余件纸上手稿及摄影、30多件重要文献资料,还首次亮相了油画。

届时作品将以海洋为360度全景舞台,以面向大海、面向国际的开放性为当代艺术新姿态呈现。这是一个少小离家的游子对故土厦门献上最深情的感恩。热爱艺术的厦门人终于不要远赴千里,在家门口就可以看到这样一个大型个展了!

艺术家一生中创作出一个深入人心的经典形象已然不易,陈文令的创作形象包罗万象,不仅有经典小红人,还有猪、牛、中国风景、八爪鱼等等,看似很具象,组装起来却是一个很不现实的魔幻世界,像是“当代山海经”。若非长期浸淫艺术,看懂这样一个大型个展实非易事。

艺术家的艺术史实际上是日常生活细节的抽象提炼,本期试图通过观察艺术家生活的点滴,来更深入理解他看似无厘头的作品背后的寓意。

要用审美的目光看待生命中所有的遭遇

陈文令现定居北京,日常除了做雕塑,最喜欢满世界跑。最近小半年,平均每个月都要出国一次:5月底是悉尼,6月份,趁着威尼斯建筑双年展期间,还去了米兰以及巴塞罗那;7月份一去日本就是半个月;8月底至9月初前往土耳其又是8天。若不是这次厦门大型个展,见陈文令一面并不容易,9月20日,猫厦有幸和陈老师近距离接触了一天。

艺术家陈文令

陈文令是福建人,却是南方人中少有的高个,4年前的一场大病,索性放弃了飘逸长发,理成了光头,精神气却依旧饱满十足,时常戴着一顶黑色帽子,乍一看像是木心先生。和他坐在一起泡茶聊天,是一种享受,他的幽默风趣总让人忍俊不禁,期间欢笑声不断。

谈两性,他说死守是不能长久的,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,身边总要有一些异性朋友,除了make love不能外其他都能做,这样才能汲取更多的能量,从而更好地温暖体贴自己的先生/太太。

谈及家庭,他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,我有三个孩子,大的很大,小的很小,但都是出自同一条生产线上的。

谈及死亡,他感叹生命无常,这两年身边老友接连失去,自己也险些丧命,“死、半死不活、或活的更精彩”三选中,他万幸是属于最后一项。

听陈文令聊天,会豁然开朗,“人生除死无大事”。而观照他的作品何尝不是他生命状态的真实写照。

人生不如意常八九,陈文令也同样深陷人间历劫。不过经历了物质极度匮乏的饥荒年代,他创作出的“小红人”,尽管瘦的只剩皮包骨,内心却是充满天真和喜乐;经历了鼓浪屿的凶杀案,彼时他被砍了二十多刀,差点就丧命,他创作出的《悬案》却是以宽恕主题,“放下是为了他人,也是为了自己”;经历了北京雾霾天以及癌症病痛折磨,他创作出的“行走的人”,尽管弓着腰,抱着沉重的石头,带着防毒面具,背顶着却是怒放的梅花,沉重的石头也是闪闪发光。他的作品有种诗意的美好,悲欣交集,开出一朵花来。

此次展览主题是“有限与无限”,陈文令似是通过作品传递一种面对苦难的豁达态度:

我相信众生皆苦,人的一生要用审美的目光看待生命中所有的遭遇,满怀接受才不会沦为生活的奴隶,你能转换的纬度越大,你获得的自由就会越大,年轻有年轻的美,老有老的美,为何你总是迷恋年轻,天天抱怨活着多不环保。我20多岁长的多帅,现在老了还秃头,不过每天洗头就像洗西瓜,又不要洗发水,你看不也挺有意思的么……

典型的双子座:除了老婆不换,什么艺术方式都可以换

陈文令说,我是典型的双子座,除了老婆不换,什么艺术方式都可以换。这在他的手稿中可以感受的更强烈些,坐飞机、参加party,抑或看视频,都能信手涂鸦出一幅妙趣横生、古怪诡异的画作出来。

好友斯汶迪的即兴涂鸦

观一个老外与猪鸡同居视频有感而作

登鼻子上脸

陈文令曾自述,我在生病和康复过程中闲暇时光颇多,于是涂抹就更多了,我从没有把这些小作当正业,只是一种率真性情的流露,反倒画很自由很开心,没有功利气息,就是我的一种大脑体操的图像日记。

即兴涂鸦于陈文令而言,不仅是闲暇时的自娱自乐,其中不少也转换成巨大雕塑站立在展厅空间。看这些无厘头的手稿,也就不难理解陈文令雕塑的跳跃性思维了。当中,不仅可以看到陈文令的雕塑创作思路,这次厦门个展的手稿也将以绘画装置的方式呈现,构成新的展览语言,届时陈文令会现场即兴作画,值得期待~

有限与无限:绝地生花的浪漫码头展

陈文令的创作自由不仅体现即兴手稿上,也常常利用限制“绝地生花”。刚刚在上海举办的“超常规”个展,是两个月的时间限制,结合“假疫苗”社会热点,他巧妙地将旧作中正能量的“红孩儿”及拜金主义的“猪”碰撞在一起,生发出《超常规》,荒诞背后也提出这样一个疑问:这是一个邪不压正的时代吗?

他甚至会把创作一半的“红孩儿”即兴组装成一件装置,如《瞬间逻辑》,可能展览过后接着做完作品又是一种新的形态。

看陈文令的作品,你会感觉有一种生命的律动流淌在其中,会巧妙利用空间的限制来释放无限的可能性。陈文令说,他这次带来的很多作品体量太大,根本没有办法在展厅里立起来,于是他索性展览在科考码头海边,反而开启了一种别开生面的生态展览面貌。

《共同体 》 1800X1000X500cm 综合材料 2017年

比如这件巨型雕塑《共同体》,得益于中国首创的赵州桥架构原理的启示,用中西方经典符号构筑一起一座人类普渡之桥,是强调艺术的无国界语言,以及全球一体化下人类的共同命运。

这件高9米、长18米,展厅是根本放不下的,展览在澳头户外空间,以开放的姿态迎接看展的每个人到来,以彰显、活化厦门澳头渔港同为海上丝绸之路、南洋开发之路的始发地之一的开放型的地理文脉、历史记忆和文化底蕴,映衬着“共同体”的主张,交相辉映相得映彰,充分把“有限与无限”主题发挥极致。

此外,陈文令还特邀来自“一带一路”与欧亚大陆的另一端的爱沙尼亚艺术家Siim-Tanel Annus为对话艺术家,现场实施“道路”行为艺术计划,与陈文令艺术作品形成现场沟通、对话的一种国际化交流语境。

超旷美术馆外草地上,陈文令还借助网络APP软件设计、传播的数字化、智能化技术手段,发起了一个澳头文化艺术节“万人塑龟”的公众性艺术参与活动,将当代艺术的大众性、流行性、在地性内涵深入到当地社区公众和网络公众,加以广泛的推广与分享,强化儿童、老者等不同年龄段参与者的创造力潜质开发和美育功能,从而带动厦门一种特色化、生态型、智能型的新世纪的城市文化塑造。


Powered by JYmusic